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饮鸩止渴的瞬间快乐-【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38:38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马昔,你怎敢爱搞艺术的男人呢?”罗恒不是第一次这样说,语气调侃,叵测的离间味道,马昔不悦,扬起明媚的笑脸:“搞艺术的男人究竟怎样开罪你了,惹你这样深仇大恨?”

罗恒已婚,喜欢气质迥异的女子,放言世上不存在清高骄傲的女子,矜持不过是欲擒故纵的诱惑武器,因她们懂得被追被骚扰的频率与魅力指数成正比。

罗恒的质疑来自做讲师的盛年薪水刚及马昔1/3,不知哪天她会沦落成花心美术讲师的牺牲品,爱他就如驾着性能不稳的车子上高速公路,充满危险。

马昔扮虔诚状:“被什么男人捏在手才有安全感?”

“落在什么男人手里都没有安全感,唯一不同的是伤害来得早晚与次数。”

马昔不动声色:“就是嘛,至少爱情没了,他还有艺术让我欣赏。”

“别呀,漏点曙光给咱看不成么?”罗恒习惯用玩笑表达自己。

罗恒明白,马昔懂自己的心思,偶尔来点不伤筋不动骨的男女游戏,前提是生活不会因此变质。

马昔只是不喜欢他的方式,男女的暖昧顺其自然最好,没必要以伤害为开始,盛年的花心,充其量是动荡一下而已,不会出格到哪里,亦不是因为爱得彻底,而是自己姿色尚可、事业有声有色到有车有房,娶回去等于娶了一种生活品质,彼此明白,不曾说。很多事的本质说不得,幸好人类语言丰富,可以把粗鄙修饰成美丽。

在马昔的央求下,盛年才肯扮相委屈地搬来同居,不是大师却有大师的气质,调得一手好酒,隔着半尺远能嗅出葡萄酒的质地,和马昔在一起后,他偶尔画次裸体女子,模特是马昔。

见马昔进来,他扔了画笔,在她唇上印了一个吻,用深邃的眼睛盯着她问:“喝酒了?”

“是呀,没办法,现在的客户,只肯在酒桌上谈合约。”其实,和罗恒只有一次业务合作,后来的见面,都是松弛神经的调情,千篇一律的谎言,好在,盛年不习惯究问。

早晨,盛年含着满嘴的牙膏说:“暑假,系里可能安排我带学生到青岛写生。”

马昔顿了一下:“整个暑假?”

“嗯,如果你的休假能调,我们一起。”

“算了。”虽隐隐向往,也知道不现实,暑期是公司的销售旺季,从上到下都忙成奔命的兔子。

马昔还是在青岛见到了盛年。

马昔到青岛参加订货会,没提前知会盛年,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

会务中心设在沿海的疗养区,与盛年住的地方相隔十分钟的步行路程。

报到后,马昔沿着海岸线,踏着洒落沙滩的夕照,揣着喜悦向盛年住的疗养区走。

走着走着,就被一对背影吸去了目光,落拓高大的男子拥着娇小女子,第五街牛仔裤,班尼路t恤……

马昔揉了揉眼,脚步迟缓,思维短暂停滞,避进路边树丛,盯着背影拨了盛年的手机,振铃响时,女孩飞快跳到一边,盛年传来的声音很暖,一如从前。

马昔兀自笑了一下,没言语便收了线。

很快,盛年打回问怎么了,马昔说:“掉线了,你在做什么?”

盛年迫不及待描述沿海风光,然后说:“正带着学生们在海边画海上夕照呢,真美,如果你来就好了。”

“真的么?怕不是夕照美而是心情所致吧?”

举着手机的盛年环视了一圈:“如果你在,夕照会更美好。”

马昔格格笑:“据说青岛是盛产美女的城市,拽个看夕照不是难事吧?”

“你再说,我可真去追了啊。”说着,向一侧的女孩招手,揽在怀里,边走边说,马昔远远看着,恶心透了,遂说:“我明天去大连开会,还有事做,不说了。”

也不说再见,啪地合了手机,胸口有烈烈火焰奔跑,想大喊一嗓的欲望,艰难地压了下去,以失败者的形象跳出来,不是马昔的习惯。

原来,自己是错估了盛年的,与女孩好,看样子已有些时日,把自己蒙在鼓里的不是别人,是优越感的自负。

马昔闷在床上,死命抽烟,第一次感觉自己很没用,像逼到末路的棋子,忽然地恨透青岛之行,有些事情,知道愈多伤自己愈深,连同曾经的美好细节,都罩上了阴谋的痕迹。

回北京后,因业绩不佳被总裁不软不硬地说了一顿,虽不是太难堪,却是新怨旧恨叠加拥挤,眼泪就管不住了。

晚上,约罗恒去酒吧呆坐,闷喝酒不语。

罗恒握了握她的指:“是工作还是感情?”

马昔扫了他一眼,顺口问:“如果你和女孩在一起,正好太太打来电话,会怎样?”

罗恒看她,眉头挑着不羁的玩世:“冯小刚的电影《手机》,看了吧?男人都会边抚摩女孩的身体边用温暖的谎言搪塞太太。”

“他怀里的女孩子不吃醋?”马昔喃喃。

罗恒的手顺着腰际盘过来:“如果我太太给我打电话,我说正陪客户吃饭,你会吃醋吗?”

马昔定定看着他,是啊,男女之间,不曾把心扔进去,又会吃哪门子醋。

发愣的时候,罗恒的唇已经逼近了,咫尺之间,唇间有馥郁的葡萄酒香,丝丝缕缕的,钻到心底。

如罗恒不是过分显示自己的聪明,此刻马昔会成全他的不败情史。他不该做剔透状验证曾经的预言:“我说过嘛,只可做搞艺术的男人的情人,做爱人等于是羊羔落虎口。”

马昔啪地扭头,避开他逼来的唇,男人的愚蠢是生怕别人不知自己聪明,殊不知有些洞穿,最好沉默不语,因为事关自尊的伤口,永远不可愈合,亦无有对症适应的创可贴,掀开了,除了狼狈还是狼狈。

习惯了马昔迎面阳光转头阴雨,罗恒不见怪,微微怅然说:“过分自尊意味着容易受伤,可能饮鸩止渴自有饮鸩止渴的苦衷,至少解渴的瞬间你很快乐。”

马昔摆弄手机:“切!我不过是因为订货会业绩不佳被总裁训了,干饮鸩止渴什么事?”

说着,翻盛年的短信给他看,暖得让人面红心跳,马昔心静若水,是洞彻阴谋后冷眼旁观,唯独不给罗恒看出来。

盛年的电话如往打回,马昔撒娇要盛年说爱自己,盛年便声音低低地说:“身边的学生都看着我呢。”

马昔便撒娇耍横,盛年无奈,只好说我爱你。

马昔嫌不够浓情,逼着他大声说马昔我爱你,在我眼里其余女子不过是狗屎。盛年不说,马昔便声泪俱下,恨不能用痴情淹死他。

盛年无奈,照马昔的台词说,声情并茂到马昔满意为止。

天下所有女子,秉性虚荣,热爱一切言不由衷的赞美,收线后,马昔想像盛年臂弯里的女子,定然是面红若赤,就快乐地跳起来,就像借着伤害过自己的刀子,狠狠捅进了敌人的胸口。

罗恒n次光临了马昔的家,若在以往,马昔是绝不允许的。罗恒第一次来,换上盛年的拖鞋,一语双关地坏笑:“穿他的鞋子是早晚的事。”

马昔不辩驳,一杯咖啡未尽,人已被他拽进了怀里。

许多次,马昔想说盛年的事,都忍了回去,有点像恋着某桌酒席指望被人邀请,直到确知那桌酒桌压根没留自己的位子才肯灰溜溜折回去,很没面子。

一天天晃过去,一次,罗恒开玩笑说:“如果这时盛年回来,正好撞上一对狗男女。”

马昔指着阳台和壁橱笑:“壁橱够大,你还可以从阳台跳下去。”

从带罗恒回家的那刻起,就没担心过被盛年撞见。

罗恒玩笑着的担心,终是发生。

盛年回来,没提前打招呼,进门后,把刚刚洗过澡的马昔抓在怀里:“亲爱的,想死我了,给你一个惊喜。”

马昔挑了挑眉毛,挣脱了,盛年诧异,静悄悄的房子里,响着哗啦啦的水声,罗恒在洗澡。

盛年怔了一会儿,低声问:“家里有客人?”

“是的,有客人,如果你愿意,可以回避一下。”

说话间,罗恒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与盛年目光相撞,刹那呆滞,到底是商场上混久的人,转瞬,试图笑着自然,尴尬还是不能抹去。

盛年的眼睛死死盯着他,拎起旅行箱转身出门:“对不起,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在罗恒的懵懵懂懂里,马昔打开电视。

罗恒走过来,揽了一下她的肩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马昔笑了笑:“是定数,不是谁故意。”

只有马昔知道,自己是故意的,从带罗恒回家时,她就在等待这样一个契机,终于等到了,青岛沙滩的一幕,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样才能在盛年面前保持了胜利的姿势,佯装不知,放弃在先的是自己。

胜利,是马昔最爱的两个字,从小喜欢到大。

罗恒是端给盛年的一盏鸩,而鸩,总是伤不到自己也伤不到盛鸩的杯子,马昔仅是杯子而已。她不奢望爱情必须忠贞专一,只要别让自己看见,免得自信以及自尊遭受涂炭。

驱白巴布期片治疗白癜风效果怎么样

威海看男科去哪家医院好[威海]看男科的实力好医院

呼和浩特肤康医院皮肤病专科为什么患上灰指

东莞医院可以做三代试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