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飞鹤乳业对赌失败出售牧场刺叶

发布时间:2020-10-19 05:47:19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飞鹤乳业对赌失败出售牧场

三农直通车

全国讯:8月4日,中国唯一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主板上市的乳品企业飞鹤乳业宣布,出售位于黑龙江的两大牧场,售价1.318亿美元,接手者为黑龙江当地投资机构瑞信达投资公司。

飞鹤乳业公告称,将出售其黑龙江飞鹤克东养殖场和飞鹤甘南饲养场全部股权,出售价为1.318亿美元,包括1780万美元的现金和6个季度的生鲜奶供给。对于出售原因,飞鹤方面解释:“把这两个牧场出售,是要集中力量做生产和研发。”

“这个理由很牵强。”广州乳业协会副理事长王丁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在国内外乳企加大上游投入自建牧场之际,飞鹤不建反抛之举引人遐想。但就在此前,飞鹤乳业还曾宣称,将在五年内投资50亿建4个加工基地和10个万头原生态牧场。

“在国内乳企加紧筹建牧场保证奶源之时飞鹤却卖掉牧场,这个不合理,只有一个理由就是缺钱。”一个知情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又见“对赌”身影

十年前,飞鹤从一家负债1400万的小工厂起步,稳健经营成为中国唯一一家拥有全产业链的婴幼儿奶粉制造商,连续多年成为奶粉行业增长最快的企业之一,所占市场份额在国内品牌中排名前三。

飞鹤的主要精力放在打造从上游饲料种植、奶牛饲养到奶粉生产加工,再到终端销售的“全产业链模式”上面,并且拥有单厂3万头、世界第二大的牧场,如今以1.3亿元售出旗下两大牧场出售。

对此,业界有人猜测说,这主要是为了变现,赎回跟红杉资本对赌失利后的股份。

“这只是个导火索。”王丁棉认为。

2009年8月,红杉资本投资飞鹤6300万美元。根据约定,未来两年的业绩达不到约定水平时,飞鹤需溢价130%回购。今年2月,由于飞鹤的业绩未达标而终止合作,飞鹤要在一年内分四期向红杉资本支付约6300万美元及相应利息。

罗仕证券对飞鹤的一份报告中预测,飞鹤将主要依靠现有现金流,包括牧场和多余生产设施在内的可剥离资产以及银行借贷等方式,来赎回红杉资本持有的股份。

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分析,飞鹤出售牧场是为了解决资金压力问题,“牧场的经营成本很高,飞鹤已经无法承担,出售牧场后通过购买奶源维持生产,将会很大程度缓解成本压力。”

根据8月9日飞鹤国际发布的201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品牌奶粉的业务收入为541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500万美元增长54.6%,较上季度4790万美元环比增长12.9%。其营销费用、管理成本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1.7%、20.7%。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二季度财报看,截至6月30日飞鹤手头的现金有1874.7万美元,加上这次出售牧场的1780万美元现金,目前飞鹤有现金3654.7万美元。而之前飞鹤已经斥资1610万美元回购股权,未来还需要向红杉资本支付约4690万美元,以目前的现金来说还有1000多万美元缺口。不过,该人士同时认为,在出售牧场后飞鹤的资金链应该没有多大风险,因为牧场1.318亿美元的售价中包括1780万美元现金和6个季度的生鲜奶供给,而6个季度的生鲜奶供应可以减少飞鹤的现金支出。

根据《第二季度中经乳制品产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第二季度乳制品指数为98.4点,比上季度上升0.7点,连续两个季度保持回升态势。在市场需求稳步增长等因素的影响下,乳制品企业的盈利状况正逐步改善,预计下季度行业利润总额仍将处于较好水平。业内人士表示,飞鹤专注于婴幼儿奶粉的制造,在奶粉行业回暖迹象颇为明显的态势下,飞鹤国际有望继续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

国内乳企为何对赌成瘾

乳业企业对于对赌似乎已经成瘾,此前也有乳企身陷对赌协议,一个是已经被中粮救了的蒙牛,另一个是目前仍然生死未卜的太子奶。

2002年6月,摩根士丹利、鼎晖投资、英联投资三家国际机构入股蒙牛。摩根斯坦利等三家投行除了带给蒙牛总计6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以外,还给蒙牛套上枷锁:未来三年,如果蒙牛每年每股盈利复合增长率低于50%,以牛根生为首的蒙牛管理层要向以摩根士丹利为首的三家外资股东赔上7800万股蒙牛股票,或支付等值现金代价。如果管理层可以完成上述指标,三家机构会将7800万股蒙牛股票赠予以牛根生为首的蒙牛管理团队。之后蒙牛成长的速度惊人,2002年其销售额突破21亿元,在全国乳制品企业中的排名由第1116位一举跃升至第4位。2003年蒙牛销售额再次翻番,达到近50亿元,至2005年蒙牛集团已成为中国乳业前两强。

2008年爆发三聚氰胺后的蒙牛严重“受伤”。正因为此,2008年10月牛根生写下轰动一时的“万言书”,若不是之后获得了中粮集团的搭救,蒙牛也早已落入外资之手。

牛根生是幸运的,但太子奶的创始人李途纯远没那么幸运。目前已经身陷囹圄李途纯,在《狱中遗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请求让我们这一代长期背负骂名、长期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企业家,死后都能得到安抚。”

2008年初,自信满满的李途纯与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签订协议,引进资金。但好景不长,金融危机的到来让太子奶陷入泥潭。金融危机到来之后,在花旗的逼债下,太子奶陷入债务危机。2008年底,李途纯再次与三大投行签订协议,以三大投行再注资4.5亿元的承诺交换李途纯所持太子奶61.6%股权。但最后,三大投行并没有兑现其先期注资的3000万美元的承诺。几年前年销售10亿的太子奶,如今或将面临破产清算的命运。

“其实中国乳业“对赌”的不只是这2家,还有些只不过目前还未见“死”状。对赌协议实际上就是外资给中国企业的圈套,对赌一般都是需要企业销售逐年上升且无暇顾及产品质量,但企业一旦有一些小风浪就将承受不起对赌协议。这也跟乳业或是说一些企业融资难有关,一些乳业太过浮躁希望尽快的扩大市场份额铺开市场,但融资又很困难,所以最终选择了“对赌”,但这往往就是风险的开始。”王丁棉最后表示。

治疗痤疮的医院

治精神疾病的医院怎么样

深圳甲减医院是哪家

北京治疗湿疹医院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