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州数码50亿卖掉分销业务郭为把钱分给老股东是责任

发布时间:2019-12-13 08:40:50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神州数码控股董事局主席郭为表示,出售分销业务后,公司盈利规模会下降,但毛利率及净利率水平将会提升。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8月7日,神州数码控股发布公告,宣布50亿港币向A股上市公司深信泰丰出售其传统分销业务,全面转型。出售所得资金中有35亿元拟用于派发特别现金股息,每股3.2元。

将占公司总收入八成的分销业务卖掉是否会影响盈利?为什么将出售所得的大部分用于分红,而不是留下来做企业之用?为何郭为本人要在卖掉的业务板块中做大股东?神州数码的“智慧城市”进展如何?未来神州数码的收入模型将发生什么变化?

8月13日,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郭为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对以上问题做了解答。

【关于售价】 50亿港元是个“好价格”

有些老股东跟了我们10年,当年他们是冲着这块业务投进来的,现在必须和他们分享成果。

新京报:为什么要分拆?

郭为:神州数码这几年不断转型,此次分拆是全面业务和资本布局的一步。

分拆的好处是,第一,适应整个IT产业本土化的趋势,传统分销业务在A股估值比较高,对原来投资人有个交代;第二,分拆后,以互联网+为战略的新兴业务成为神州数码香港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这个业务的前景会给投资者带来兴奋。

新京报:智慧城市收入占比还比较小,还没到爆发阶段,为什么不等等再分拆?

郭为:因为两个业务的内部文化有冲突,这种冲突势必会抬高公司运营成本,搞不好两头都不到位,影响企业发展。

新京报:关于出售的价格,外面有很多说法,你个人怎么看这个价格?

郭为:神州数码目前的整体市值是80亿港元,分拆价格是50亿港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比例。我们之前也跟投资人和同行讨论过,我们觉得这个价钱对今天神州数码控股(861.HK)的投资人是个比较有利的价格。因为A股的估值总体还是偏高的,这是很重要的前提条件。

新京报:为什么出售分销业务所获款项,绝大部分给了投资人,不留下来做企业发展之用?

郭为:把钱分给股东,是对老股东的责任,有些老股东跟了我们10年,当年他们是冲着这块业务投进来的,必须和他们分享成果。

新京报:分销业务现在占公司总收入八成,出售后对公司盈利有什么影响?

郭为:盈利规模上看肯定会下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毛利率以及净利率的水平,将会有比较大的提高。

新京报:目前公司的四个重点业务未来会是何种发展路径?

郭为:拆分之后,我们会变成两种不同类型的公司,神州数码集团代理分销业务。神州数码控股(861.HK)主要做智慧城市业务,探索用互联网为城市服务的路径。

新京报:既然要二次创业,专注于智慧城市,为什么还要做深信泰丰的大股东?

郭为:分销业务,包括整个团队,从创立到现在,我有非常深的感情。换句话说,假如这件事我不参与,团队也会在信心上打很大折扣。从原来的投资人的角度看,也需要我做一点信用背书。国内A股形势比较好,投资人希望这只股票有一个比较好的期望值,谁来做大股东,是投资人比较看重的条件。

新京报:所以你在神州数码集团(传统分销业务)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郭为:我就是投资人,我不会管任何事情。

【关于布局】 做个打通数据的大平台

我们帮助很多城市做了智慧城市规划,现在最核心的是面向市民和企业的融合服务平台,以及为政府提供一个可视化综合管理平台。

新京报:简单讲一下神州数码控股(861.HK)的布局?

郭为:除了智慧城市外,我们在农业互联网方面也有探索,从土地确权到产权交易,再到农业电商和物联网精准农业,整套体系基本搭建完成。我们已经成为中国农业信息化里面的一个领头企业。

另外,我们在工业互联网方面也有布局。我们和世界最大的机床制造企业——沈阳机床合作,今年年底也会初见成果。

我们也会向健康、物流等领域延伸,利用互联网技术推动业务发展。

新京报:智慧城市、智慧农业、智慧工业,一个上市公司能撑得起那么大的业务吗?

郭为:这里面有两个核心技术,一个是数据采集,一个是数据应用,实际上就是把这两个技术在不同的情境下,不断使用的过程。

新京报:也就是说,都是基于数据分析、应用,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郭为:对,比如我们现在也在做物联网,建立农业大数据平台,希望把所有的耕地、水文地理条件、气候条件,种过什么样的作物,施过什么样的化肥都记录下来,让农民知道如何实现真正的高产、环保、绿色。

新京报:目前你们提供的智慧城市服务有哪些?

郭为:我们帮助很多城市做了智慧城市规划,现在最核心的是面向市民和企业的融合服务平台以及为政府提供一个可视化综合管理平台。

面向市民的服务,可以提供水费、电费、物业管理费、手机费等所有支出的管理,并给出优化方案。企业服务也是这样,我们在中关村做了一个企业融合服务平台,你要在中关村创业,所有的申请、审批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完成,甚至租房、装修、招聘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实现。

新京报:但每一个环节都已经有很多企业在挖掘商机,提供服务,大家为什么要到你的平台上?

郭为:我们会把对应的服务部门的数据打通,简化流程。

【关于智慧城市】 最大的困难是认知不同

很多企业都在谈智慧城市,但理解是不一样的,甚至不同专家、政府官员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新京报:智慧城市服务推进三年了,你们现在在多少个城市搭建了平台?

郭为:16个。最早是佛山、福州、张家港,到目前最大的城市是重庆。我们去年做了一个三年计划,到2016年要完成100个城市的平台搭建,覆盖3亿人。

新京报:搭了平台,就要建生态。你们的生态怎么建,跟腾讯和阿里,会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吗?

郭为:这个生态系统首先是和国内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合作,包括腾讯,阿里,同时也会和千千万万的创业型的做O2O的企业进行合作;此外也对国外的互联网企业开放。

比如市民融合服务平台和企业服务平台都是平台产品,跟腾讯主要是微信层面的合作。和阿里的合作有两个层面,第一是阿里云,第二是阿里支付。我们希望在入口端、应用端、基础设施端都开放合作,搭建一个生态系统。

所以未来的收入模型会和原来有很大变化,过去是靠卖产品,靠成本和收入的差额形成利润,未来的收入来源一部分是政府购买服务收入,另外一大块是基于互联网的收入,尤其是O2O分成、广告。第三是大数据收入。未来神州数码就是一个行业互联网公司。

新京报:在智慧城市推进的过程当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郭为:最大的困难是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认知,它还是有一点复杂。今天很多企业都在谈智慧城市,但理解是不一样的,甚至不同专家、政府官员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第二,数据开放在中国还是比较大的难题,同时个人信息保护还不够完备。

新京报:你在跟地方政府接洽和游说项目时,他们主要的顾虑是什么?

郭为:第一,政府更多是从经济工作角度出发,把智慧城市当做招商引资项目,而我们的出发点是民生工程。第二,大家慢慢意识到数据的价值,但这里面有误区。数据本身是没有价值的,数据应用才是有价值的。也就是说,你在城市里搭建一个互联网环境,人们使用它,产生数据,通过数据挖掘和应用,才能产生价值。

新京报:智慧城市业务什么时候能爆发?

郭为:这个确实很难讲。我们只能预见哪些东西会没落,就像今天的PC;新的东西什么时候会起来,就很难讲。我们只能沿着这个方向积累,一旦时间点到了,就会产生爆炸性增长。

冲击试样缺口投影仪的报价

电液伺服疲劳试验机的报价

万能拉力试验机供应

济南塑料橡胶行业试验机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