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反对学校开办学前班

发布时间:2019-11-19 19:51:26 阅读: 来源:不锈钢管厂家

我们反对学校开办学前班

我国教育法规明文指出:“幼儿园是学前教育的主体机构,学前教育应由社会力量来完成。在已经有幼儿园的地区学校不应再开设学前班。”然而龙山县教育主管机构不是把本职工作的重点放在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上,而是置上级有关指示精神于不顾,大力插手学前教育。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城镇几所小学利用国家“普九”教育的场地和设施,分散部分师资力量在学校内大力开办“学前班”,以此捞取一笔不小的额外收入。 各小学开办“学前班”以后,为了获得大量的经济效益,他们采取各种手段、利用行业特权,直接从幼儿园抢夺生源,对现有的合格幼儿园进行无端的否定和打压。学校以所谓“不入我校学前班,我校不予报名一年级,不承担九年制义务教育”等等这样无视法纪的校规相要挟,明目张胆地写入“开学公告”,贴上街头。龙山四小新生入学时,该校校长亲自把关,对不是在该校学前班结业的适龄生进行百般的阻扰和刁难,采取各种索卡手段,自立名目乘机进行乱收费。外地商人陈永刚的孩子陈文倩(幼儿园结业)入学时,校长令他交借读费1800元,后经家长求情“认错”,同意减去300元,实交1500元后,再交180元学费方能入学;然而他家隔壁另外一名外商苏如喜的孩子因上了四小的所谓学前班,入学时就只交正常学费195元;龙山二中李昌稳的孩子李建行(幼儿园结业),本属四小服务范围,入学时因未上四小学前班,除交正常学费外,校长还要令其再交课桌费100元。刘长学的孩子名叫刘竞,已到入学年龄,但由于未上四小学前班,不予报名。家长托该校一位老师求情,校长的答复是:“要交借读费700元,还要请一餐花酒馆子”。家长实在交不出钱,无奈之下只得让孩子又上一届四小的学前班;六岁零七个月的夏宇,因未上四小学前班,报名时校长令其交借读费1800元,家长无办法,硬是逼着孩子再上一届四小的学前班;接官街刘平同学因未上校办学前班,被龙山二小以高额费用拒之门外,致使刘平父母吵架离婚,全家妻离子散。等等这些借故索卡行为,不知贻误了多少孩子的学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误人子弟吗! 作为国家“普九”机构,把入学新生按其是否在本校学前班毕业,而划分成几个不同资格等级的做法是严重错误的。以此为依据进行乱收费更是错上加错。笔者有幸亲眼目睹了一次龙山四小新生报名的场景:凡是非本校学前班毕业的儿童,除交正常学费外,都必须承担其他名目的乱收费。有的家长忍痛交出上千元的钱,有的家长求情讲好话认错,还有的家长则是含着眼泪牵着孩子离开了学校的大门。陈文倩的妈妈硬是忍痛交了1500元钱,笔者与她谈及此事,她伤心无比,眼含泪花,只是摇头而不敢向世人声张,生怕学校今后再次歧视和刁难她家的孩子。 学校的这种做法,严重损害了我县教育的形象,不仅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而且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也留下了创伤。龙山每年都有适龄新生上不了一年级,但各小学校长却振振有词地说成是“场地不够、师资力量有限”。人们不禁要问,国家的“普九”场地和师资力量都到哪里去了?还不是被学校拿去办“学前班”抓额外收入去了! 由于学校报名时的索卡,以至不少家长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入学时不致为难,也违心地把孩子挤送到学校学前班。而学校根本就不顾幼儿的生理特点,不管年龄大小,只要交钱,多多益善,全部收留。造成班级人数大大超过法规规定人数的几倍。一个班少则八九十人,多则有达一百三十多人。大小同挤一室,无食无寝,哭的哭,喊的喊,老师根本顾及不上,更谈不上教上什么知识。有位爷爷送孙子上学前班,回家后感慨地说:“这哪里是什么学前班,简直可称为儿童监狱”。即或如此,学前班的收费标准却远远高于某些有食宿条件的合格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家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迫于无奈却敢怒而不敢言。 校办“学前班”一概小学化的运行模式,根本不具备食宿条件。所有的幼儿饿了没有饭吃,困了没有铺睡,整个教室人满为患,学校也就不得不在每天中午将学前班提前放学了。又累又饿的幼儿满街乱跑,交通事故致人生安全无法保障。龙山酒厂下岗女职工彭秀芳的孩子贾杭在龙山二小上学前班,2005年3月17日,就在从学前班回家的路上,孩子的妈妈惨死在车轮下,年仅30岁。 校办学前班不光是对学龄前幼儿的身心造成一种摧残,同时也是滋长一部分人腐败的温床。每年龙山一小招收学前班4个,二小4个,三校3个,四小5个,总共1500多名幼儿。人均收费350元,全年从家长手中搜刮就是100多万元。请问这哪里是减轻人民负担!众所周知,这一百多万元是拿着国家“普九”教育的现堂现店,动用的是国家的师资力量,不需要任何支出的一笔无本生意。它是不计上学生册的账外收入,当然最终也就中饱了部分人的私囊。只要上级部门清查学校的账外收入,保证能牵出一大批腐败案件。 学校开设学前班有百害而无一益,国家为了重点“普九”历来就不提倡鼓励学校开办学前班。记得前些年上级在龙山对此不正之风进行重点突击检查,龙山教育机构连夜向各小学通风报信。于是,龙山一小学前班就近收藏在粮食局院内,二小学前班就近躲藏在龙山氮肥厂,三小学前班实在无处藏身,眼看就要露了马脚,情急之下,就近在一姓汤的农户家躲避一时。龙山教育机构就是这样与上级指示精神捉迷藏、巧周旋,致使校办“学前班”这一不正之风多年来一直没有中断,直到如今已蔓延到全县各个乡镇。 我县本属老少边穷地区,“普九”工作任重而道远。龙山的“普九”工作本来就做得不是很好,上级验收检查时,真是让人汗颜无比。于是,某些学校弄虚作假,以10元钱一天的工资在社会上聘请浪荡少年儿童混入学生中滥竽充数,糊弄过关。然而学校插手学前教育却是挖空心思,津津乐道。这难道就是我们越贫穷的地区越应具有的特色麽?难道这不是龙山教育的本末倒置,不务正业吗! 去年国家有关部门再次强调,否定学校开办学前班。与龙山一河之隔的湖北来凤县积极响应上级指示精神,将全县所有的校办学前班全部砍掉,使得全县几万名学前幼儿获得了天真活泼上幼儿园的权利。然而,龙山教育依然我行我素,也不顾广大民众的怨声载道,硬是死死地抱住“学前班”这棵摇钱树不肯放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级不准办“学前班”,我们就叫他为“一年级提前班”,或干脆就叫他为“不上册的一年级”。人们不禁要问,上级指示精神到了龙山,为什么就那么软弱无力?同是党中央的领导,一河之隔的来凤县与龙山县莫非就格外是两重天!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为了孩子的健康,为了社会的稳定,为了教育的形象,我们反对学校开办学前班,还我们广大幼儿一个天真活泼的童年。同时我们也希望龙山教育部门有关领导以“普九”工作为重点,顾全大局,从长计议,不要再为短期利益作一些杀鸡取卵的傻事。

箱包袋皮具公司

比重计信息

护照夹、证件夹信息

T型扳手公司